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观点 > 正文
黄茂醌:特殊的中止执行:终结本次执行的应然制度定位

摘要:尽管终结本次执行已适用于司法实践,但因其制度定位的模糊使得诸多相关配套措施尚还存在瑕疵。同时,学界对终结本次执行的制度定位尚未形成共识,难以为法院妥善实施终本执行制度提供足够的学理支撑。明确终结本次执行的制度定位,首先要厘清其核心作用,即化解执行积案。通过横向比较可知,终结本次执行在启动条件、法律效力等方面与中止执行似无本质区别。基于实现执行法宗旨、合理衡平当事人和法院利益之考量,在制度定位上,宜将终结本次执行视为“特殊的中止执行”,将其适用于因客观因素而长期执行不能的案件。在具体适用上,首先大体确立“诚实且不幸”债务人的认定标准;其次在申请执行人同意和联动财产登记机关的基础上,不将债务人纳入失信名单,允许其使用生产资料以尽快恢复清偿能力;最后对于5年内仍无法彻底清偿的案件,应直接转入破产程序。

关键词:终结本次执行法理证成实践梳理制度定位具体适用

期刊来源:《求索》2024年第2期。